网站优化
当前位置:主页 > 建站资讯 > 网站优化 >
“私转公”基金结构牛市中迷失!朱雀总经理亲自下场救火,凯石基金清盘警报频响
发布日期:2020-07-10 阅读次数: 字体大小:

在权益产品发行大年中,不仅公募基金新品爆款频出,且积极申请公募牌照的机构也不在少数。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,2020年以来,已经批复成立的5家基金公司分别是民生、东兴、兴华、汇泉、尚正,而Wind也显示,年内监管层还接收了贝莱德、路博迈、富达三家外资基金的申请材料。相较这些机构的积极态度,曾经一度被市场热议的“私转公”一事却早已没有下文,而背后的原因或与“私转公”基金运作不理想有关。

资料显示,最早的“私转公”五家基金公司分别为鹏扬基金、凯石基金、朱雀基金、博道基金、弘毅远方基金,而除去鹏扬基金的情况尚可外,其余的四家公司均碰到了不同程度问题:除去普遍面临的权益类基金规模、业绩不佳外,朱雀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延鹏出现离职,总经理梁跃军亲自下场救火,凯石权益类产品清盘警报频响等。总的来看,最早的“私转公”基金过得并不太如意。

朱雀基金核心人物离职

现任总经理亲自下场救火

Wind资讯数据显示,朱雀基金回归公募阵营的时间是2018年的10月25日,截至目前时间不到两年。在转公发展过程中,公司出现了一系列不太如意的问题,如截至今年首季末,公司混合型基金和股票型基金的合计规模仅约为23.22亿元,对应的产品数量有3只;债券型基金约为6.25亿元,仅有1只产品。整体来看,4只产品的规模在今年首季末也就维持在大约30亿的水平线上,公司整体规模在公募基金公司排名中位于第116位。

《红周刊(博客,微博)》记者注意到,朱雀基金惟一的一只股票型基金朱雀企业优胜成立于今年的5月22日,当初成立时的募集份额约为7.92亿份。通常开放式基金要有三个月的封闭期,可就在产品仍处在封闭期时,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却出现了更换,由原来的基金经理张延鹏变更为梁跃军。

根据6月底公司三只权益类产品所发布的公告显示,朱雀企业优胜、朱雀产业臻选、朱雀产业智选等三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张延鹏因个人原因离职。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有两只基金现任的掌门上出现梁跃军的名字,其分别从6月3日和6月29日接管了朱雀企业优胜和朱雀产业臻选两只基金,同时参与权益类产品管理的还有基金经理何之渊和翟羽佳。

张延鹏并非名气泛泛的等闲之辈,其曾荣获中国证券报“金牛私募投资经理”奖项。资料显示,他于2009年加入朱雀,任职于投资研究部,任公司董事、投资研究部投资副总监,董事任期3年。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任朱雀产业臻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2019年12月至2020年6月任朱雀产业智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2020年5月至2020年6月担任朱雀企业优胜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可以说,他横跨了公司的私募时代和公募时代两个不同阶段。

然而这位权益级团队的灵魂人物却选择在今年6月抽身而去,背后的原因虽然不得而知,但坊间未经证实的传闻曝出,部分老臣在公司“私转公”后不太适应,操作更趋透明化、投资更严苛,以及对于排名有着更为实际的要求影响,让很多在私募阶段风光一时的人物有点举步维艰。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,张延鹏在朱雀转公后留下的业绩表现并不出彩,所执掌的朱雀产业甄选混合任职回报率大约只有32%。

可能是早已获悉张离职意愿,再加公司基金经理人丁稀少,朱雀不得不煞费苦心进行了人事调整,先是5月下旬公告原来的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对调,梁跃军改任总经理,而王欢则改任董事长。这一举措在当时让业内大惑不解,但答案在没有多久便被解开,梁在6月份先后出任了两只张延鹏所管产品的基金经理职务,而张则在月底离职。

《红周刊》记者了解到,公募的董事长一般是不能出任基金经理的,而公募的总经理则可以担任,但如此费事的人事安排其实也隐藏了一定的风险,因为一旦总经理管理的产品业绩不好,其遭遇的口诛笔伐或许会来得更为强烈,进而对公司产品的发行可能会带来不利影响。

凯石基金清盘警报频响

“类指基”的操作思路制约产品净值表现

与最晚回归公募的朱雀基金相比,早些时候成立的凯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似乎表现的更为不佳,其今年首季末的规模排名不仅居于公募基金公司第127位,同时7只混合型基金的合计规模也仅约9.35亿元,几乎全体处在“迷你”状态中。

Wind资讯数据显示,目前公司旗下的混合型基金包括了凯石淳行业精选、凯石涵行业精选、凯石澜龙头经济定开、凯石湛、凯石浩品质经营、凯石源、凯石沣,按照一季度末的规模数据,除去凯石澜龙头经济定开规模达到5.53亿元之外,其余基金按AC两类分开统计的话,单类的规模均不到1亿。换而言之,公司绝大多数权益类产品的规模均处在袖珍状态之中。

标签:基金清盘